用户登陆

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美团砍掉支付宝,“相互伤害”升级新走向

来源: 鲸商 郑瑞龙 2020-08-01 08:39

本地生活市场竞争愈演愈烈,美团选择和微信支付穿一条裤子,就注定与支付宝迟早一战。

这两天,有用户发现美团取消了支付宝支付入口,订单结算页面上,美团月付被着重推荐位置,银行卡支付和微信支付仍在选择列表。

在“自家后花园”饭否账号上,美团创始人王兴diss支付宝活跃用户没有微信支付多,手续费收得高,还以“淘宝没有支持微信支付”的理由,佐证美团取消支付宝入口的正当性。

美团与阿里分道扬镳以来,针对支付宝其实有过小动作,2016和2018年美团都曾短暂禁用支付宝支付,遭到用户反对又悄悄加了回来。支付宝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服务平台后,美团已经把支付宝,而非饿了么当作第一对手。

今年,美团接连上线信用分,推出联名信用卡及月付功能,平台支付环境已与蚂蚁花呗、微信支付相似,正面发力做金融已刻不容缓。

蚂蚁集团宣布上市的话音刚落,美团紧跟着就砍掉了支付宝,把两大阵营的火拼又拉到了新阶段。

相互伤害,礼尚往来

2020年,美团刚结束十年的亏损生涯,谁知疫情黑天鹅you来了。一季度美团实现营收168亿元,同比下降12.6%,经营亏损达17亿元,经调整后净亏损2.16亿元。

核心业务外卖收入同比下降11.4%,到店、酒旅收入同比下降约31%,加上要承担400多万骑手的劳务费,盈利能力大幅下降。订单减少,现金流透支情况下,美团甚至动了“涨佣金”的念头。

长期“饥饿”状态的美团四处寻找猎物。先后布局单车、打车线下消费场景,今年5月插足充电宝业务,开始在部分城市投放。疫情期间,美团闪购和小额贷款业务收入逆势上涨5%左右,让美团嗅到了新的捞金机会。

O2O是重要的商业场景,其形成的消费金融市场无疑是万亿规模的入口,也是阿里、腾讯头部互联网平台争夺的主赛道之一。

截至2020年3月,国内第三方支付平台阿里、腾讯两家共占82%的市场份额,其中支付宝占比48.4%,微信支付占比33.6%。前者的规模靠金融+零售体量,后者的规模靠金融+社交流量。

美团这次推出月付功能,下线支付宝支付渠道,不仅省去了一笔高额手续费,还能提升平台在支付场景的变现能力,顺势从阿里口中分食消费金融市场。

平台电商规模不够大的时候,需要借助第三方支付平台快速达到交易,但规模做大之后,都不愿意把自己资金流放在对手眼皮子下。淘宝的老对头,京东2011年就同样以“费率高”为幌子,取消了支付宝支付,换成自家的网银支付和后期的京东白条。

美团和支付宝已经是竞争对手,所以肯定不想帮支付宝“做嫁衣”,更不愿平台订单量、成交额和客单价等最核心的消费数据都暴露给支付宝。不止美团,从微信生态成长起来的拼多多也在悄悄布局。

7月20日,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启动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计划,估值超过2000亿美金。此时美团针对支付宝发难,其实与当年阿里阻击美团融资算是冤冤相报。

美团合并点评后,阿里曾七折出售美团股份,仅留下不到1.5%的比例,使美团估值凭空蒸发20亿美元,缩水13.3%。同花顺资料显示,截止2019年底美团的十大股东中已经没有阿里身影。

在美团通过上市审核同一天,阿里宣布投资30亿美元设立一家控股公司,持有饿了么及口碑,并派出工作15年的老兵王磊负责业务,砸下数十亿元补贴,和美团争抢商家、消费者。王兴曾对外直言,阿里是在干扰美团上市融资。

如今,饿了么和支付宝背后的蚂蚁集团要上市,美团变成了阻击者,下线支付宝入口,戳中阿里本地生活的痛处,来降低资本市场对蚂蚁的估值。美团切断支付宝是早晚之事,只是因为疫情和蚂蚁上市步伐提前,而让王兴采取行动也提前。

美团不愿被掐住支付“咽喉”

此前,美团两次取消支付宝支付入口,又重新加回来,但在产品端也处于“折叠”隐藏,间接淡化支付宝在美团中的作用,起过渡作用。不是王兴没有做金融的决心,而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。

国内互联网公司想要切入支付市场,必须有央行发放的数字金融牌照。自2011年到2015年央行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10批共271张,后续没有再新发牌照。截至2019年6月有33家机构牌照被注销,市面上只剩下230余张支付牌照。

蚂蚁集团是持有保险、贷款、支付等各类牌照最多的互联网公司。“千团大战”时期,阿里是美团的投资方,也为美团提供线上快捷支付能力。后来,王兴和马云没有谈拢,美团与阿里从此反目。

阿里高层会议上,蔡崇信力主发力口碑、拿下饿了么以牵制美团点评。事实上,美团在2016年初悄然上线支付业务,取消支付宝支付入口,结果短短3个月后,美团支付就因无证经营遭律师实名举报,并被央行约谈,责令下线整改。

当年9月,美团决定以13.5亿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北京钱袋宝,曲线拿下了第一块支付牌照,并且于2017年发起吉林亿联银行,成为持股28.5%的第二大股东。

如今,美团在商业保理、小额贷款和保险经纪等金融业务上获得多张牌照,稳定的资金链和经营许可,保证了美团支付顺利上线,不再被支付宝掐住喉咙。

2017年外卖市场掀起补贴战,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,市场份额占比达到55%。当时已彻底倒向腾讯阵营的美团,默认付款方式的次序是银行卡和微信,支付宝入口被折叠,需要下拉列表才会出现。

用户支付时,哪种支付工具在最前面,主要取决于上次使用的是谁。美团推出月付和取消支付宝支付入口前,已经在潜移默化地培养消费者使用支付工具的习惯。

通过美团外卖结算极速支付,单车免支付等等页面引导,以及优先月付的无门槛红包、下单优惠,美团一直在减少用户支付选择时的停留时长,既是提高订单效率,也是弱化消费者对支付宝支付的感知,慢慢过渡到不需要支付宝入口的场景。

经过几轮增持下来,腾讯实际持有美团约18%的股份,美团则利用从腾讯获得的投资和流量,在外卖、酒旅业务外的细分市场加速扩张线下规模。

美团沿着“租赁、配送、抽佣”三条服务主线前进的同时,也在依托庞大消费数据建立自己的后端征信体系,为与支付宝在同一维度竞争打基础。

目前,拥有620万商家和4.5亿用户的美团,2019年GMV达到6800多亿元,市值突破万亿。介入消费金融市场后,超7000万的美团日活用户,以及利润增长空间巨大的本地生活场景,无疑是对美团完善平台支付生态最强的驱动力。

从牌照、线上支付引导,到线下场景支付生态,美团花了5年时间打出一套组合拳。伴随订单交易和会员增长,美团将加速形成商业闭环,给平台带来复利效应。

反击,阿里或重新排兵布阵

近年来,互联网用户增长趋于饱和,且获客成本越来越高。支付宝手握12亿流量和完善的信用支付体系,其核心诉求之一则是用高频的本地生活支付场景,拉动消费金融体系成长为商业基础设施。

美团下线支付宝入口后,大量用户无法使用支付宝结算,对支付宝在本地生活市场的渗透和留存率带来冲击,蚂蚁集团上市也会受到影响。

为了应对美团的阻击,蚂蚁集团将加速吸纳资本,加快上市步伐。通过资本力量调整阿里本地生活与美团较量中的规模劣势,覆盖更多线下场景,提供更充足的消费品类供给。

今年升级为数字生活服务平台的支付宝,开始对饿了么、口碑、哈啰及飞猪等重新打包优化。7月饿了么扩充了同城购物和上门服务,产品增加短视频互动、直播功能,获得流量支持后,平台订单量提升了四成左右。

线下商家端,阿里本地生活干不过美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:丢掉了B2B铁军地推的能力。做大商家数量是支付宝大会上提的目标,想吸引商家入驻,不仅要有更低的佣金比例,还得及时满足各类商家们的新需求。

大多数消费者选择平台下单,最看重的还是价格,其次是服务效率,如果蚂蚁上市后,投入巨额到店、到家消费补贴吸引用户,这应该是主要依赖佣金收入,且盈利相对艰难的美团,最为担忧的局面。

对于大多数消费者而言,还是希望“神仙打架”时,让补贴来得更猛烈些吧!

(来源:鲸商 郑瑞龙)

发表评论

登录 | 注册

你可能会喜欢:

回到顶部